阿里挨锤后,果然轮到美团!


监管反垄断大刀,终于遂了美团的愿。


永无宁日的互联网江湖,一个都跑不掉!



互联网反垄断第二枪打响,这次中弹的是美团。

1229日晚,一则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民事受理书被曝光,美团正式遭遇反垄断诉讼,案件已进入法院立案审理阶段



值得注意的是,这起案件在910日就已被法院立案受理,并于1029日发布受理通知,却在阿里遭到多轮捶打后才被公开,显得很不寻常。

这一次,美团被盯上的,还是“二选一”,只不过不是商家在平台间二选一,而是消费者在美团和支付宝支付间二选一。

说的就是今年7月份,美团单方面在支付方式中封杀了支付宝,用户只能在微信、银行卡和美团月付间选择,想用支付宝,那就别用美团了。


显而易见,说美团利用市场支配地位限制了竞争,并侵犯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,美团很难反驳。

虽然很多人都觉得在这事上美团很冤,这起诉讼不会输,毕竟美团长期都支持支付宝,可淘宝却从来没有支持过微信。



但王兴在大是大非面前更清楚,中国互联网反垄断才刚开始,阿里和支付宝遭受的捶打还没结束,美团的噩梦才刚来临,谁都跑不了。

天道好轮回,苍天绕过谁!

1214日,阿里、腾讯、顺丰领到第一张50万互联网反垄断罚单,宣告国家正式挥下互联网反垄断铡刀。

1224日,还是阿里,因近些年数起沸沸扬扬的“二选一”事件被秋后算账,遭到反垄断立案调查。


作为中国电商老大,阿里拳打京东,脚踢拼多多,其公关负责人还将电商平台私底下难看的掐架摆到了桌面上,企图粉饰“二选一”为正常市场行为。头一个挨到监管铁锤,阿里无话可说。



业界和舆论纷纷猜测,下一个会是谁?

不曾想,美团还敢在此时顶风作案,将监管明令打击的“大数据杀熟”玩的飞起。

有用户公开表示“自己被美团割了韭菜”,同一家店,在同一时间和同一地点下单,开了会员的配送费反而贵了3倍。



同一家店,同一个外卖,昨天还22,今天就成30多,用户问过商家才知道,这涨价压根是美团自己搞的“个人定制价”。

这次监管的枪口不打出头鸟,岂不便宜了美团?

更何况,因为“二选一”被罚,美团犯事早不是一回两回了。

2017年,美团外卖在浙江金华强制商家“二选一”,签署独家协议,被当地工商管理部门认定为不正当竞争,罚款52.6万。



2018年,滴滴外卖在无锡运营,当地入驻滴滴外卖的商户又收到美团和饿了么警告,若继续做滴滴外卖,将被叫停服务端口。当地监管部门约谈三家平台,并要求立即停止这种垄断行为。



2019年,美团又在四川通江推行“二选一”,收到25万罚款。

也就是说,在对商家“二选一”的垄断上,监管还没找美团的事。

美团紧随阿里的步伐,一点都不奇怪。

10年前,王兴就公开表示:美团始终扎根于本地服务电子商务领域,坚信这是一个潜力巨大的市场,将会产生下一个像阿里巴巴那样的伟大企业。

10年后,我们再看美团,业务几乎涵盖所有线下服务场景,并在半数以上领域中占据主导地位,是中国除阿里和腾讯外第三大互联网公司。

如果今天王兴还这么说:美团已成长为像阿里一样的企业。相信没多少人会反对,这说的可不止是市值。

毕竟,在补齐了电商、支付和网络借贷的牌照后,美团俨然已经成了一个“线下支付宝+线下淘宝”的综合体。

只是王兴没有料到,美团挨锤也要步阿里后尘。

中国互联网行业正迎来前所未有的大风暴,每个人都牵涉其中。

就在昨天,互联网行业发生了另一件大事,京东、天猫和唯品会因双11期间搞“先提价后打折”的价格欺诈,收到了市监总局50万的罚单




再次传递了明确信号,监管下定决心来真的,互联网平台靠大数据杀熟、二选一、捆绑销售这些“逆科技创新”进行虚标价格、诱导交易的垄断行为,都将被扔进垃圾桶。

当然,国家推行反垄断举措,不是为了限制打压互联网的发展,而是为了避免这些企业为了自身利益跑马圈地制造垄断地位,逼死所有对手称霸整个行业。

说白了,在百年未有大变局下,赢家通吃的格局已不再适合中国的发展,我们不需要5个或是10个人赚走全行业的利润,而是100人或是更多人都能有的吃。


说到底,这才是国家的良苦用心,毕竟我们还有6亿人根本经不起折腾。

可以肯定的是,在这场席卷整个中国互联网的反垄断清算中,阿里是第一个,美团绝不是最后一个。


文章内容转载自:蒋东文频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