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夜暴富到身败名裂,直播电商的狗血2020

要说到2020年最火爆也最跌宕起伏的风口,莫过于直播带货。
直播电商的2020年,既有绝处逢生,也有一夜暴富,更有血本无归,跌落神坛……简直是一幕曲折而磅礴的大戏。
如此魔幻的风口,值得好好盘点一番。
看看你从中见证了多少风云变幻。
求生
一开始,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今年的不同寻常。大家放假的放假,回家的回家,窝在沙发里期盼着春节的到来。
然而很快,疫情打破了这一切。人们开始疯抢口罩,开始闭门不出。而最终影响到的,是实体经济,是千百万人的生计。
线下餐饮店苦不堪言。眉州东坡被退订了一万多桌年夜饭,几千万打了水漂。8000多名员工的工资都没了着落;

在全国拥有337家线下门店的林清轩,关闭了半数以上的门店,剩下的一半也因为无人逛街形同虚设,业绩相比往年足足暴跌了90%;

农业也大伤元气。不少地区切断物流路线,无数农民的水果都烂在了地里……

他们虽然哀叹“活不下去了”,但还在努力自救。思考一番之后,他们发现了一个足不出户也能赚钱的路子——直播带货。
于是,眉州东坡那些技艺高超的大厨们,在镜头面前变成了教做家常菜的主播,最终成功靠直播带动了外卖,线上订单从最早的300单,达到后来6000、7000单。

而林清轩也行动起来——数百名导购纷纷上线淘宝直播,身为老板的孙来春也主动成为了一名“主播”,成功卖出了将近40万元的货,只用2小时就攒够了100名导购的基本工资。

不苟言笑的县长和市长,也纷纷来到直播间呼朋引伴——浙江衢州市长汤飞帆,帮农民卖出了25万斤椪柑。山东临沭县领导陆永春卖出了8万斤紫薯,搬空了农民10个地窖。

截至今年2月,至少有100种线下职业变身淘宝主播。卖车的卖书的卖房的,通通开始了带货生涯。全民直播时代由此开启。
在美颜灯下,他们笨拙地拿起要卖的商品,不熟练地应对着网友提出的问题。他们不为别的,只为能够抓住生活中那束光,实现绝处逢生。
狂热
同样在拼命破局的,还有罗永浩。
锤子科技的经营危机让他承担了6个亿的债务。入局电子烟领域,给鲨纹科技开发布会都没让他赚到什么钱,于是乎他只能瞄准日进斗金的直播带货领域,背水一战。
事实证明,罗永浩这次终于押对了宝。
4月1日,罗永浩在抖音开启直播带货首秀。

期间他错将极米投影仪说成坚果投影仪,还剃掉留了好几年的胡子。所有人都感慨他狼狈极了,但这又有什么所谓呢?
这场直播的销售额超过1.1亿元,累计观看人数达到4820万人。罗永浩赚得盆满钵满。
9月23日,罗永浩宣布已还清了4个亿。12月,罗永浩直播搭档黄贺透露,今年4月到11月,罗永浩直播带货成绩超过了19.16亿。
直播带货,让他满面春风。不过很快,他的这份事业又陷入了新的漩涡中。
跟罗永浩一样努力的,还有梁建章和董明珠。
为了挽救订单量下滑的携程,他在直播间里又是cosplay成杨过,又是穿起民族服装,一场直播轻松卖出1000万。


而董明珠呢,在直播首秀遭遇滑铁卢后,果断调转航向,跟快手的老铁们合作卖起了格力的家电,第一、二、三、四场接连卖出3.1亿、3亿、7亿、65亿。

眼见直播带货这么有成效,越来越多企业家参与到其中。李彦宏、张朝阳、丁磊、雷军纷纷来到手机镜头前,说道“亲,包邮哦。”
而随着企业家入局直播电商,这一行业掀起了前所未有的狂潮。主持人、明星、大学生、店主……有名气的没名气,都趁机想来直播电商发一笔横财。
每个人目光所及之处,均是直播带货制造的财富神话——有主播一不小心打造了爆款,一夜赚了五百万;有人欠了一身债,绝地求生,靠着直播一夜爆红;有人从厂妹到买上三层别墅,实现了阶级跃升……
毕马威的报告显示,仅在2020年上半年,全国直播电商超1000万场,观看人次超500亿,上架商品数超 2000 万,而活跃主播数超过了40万。
丰收
这一年对于头部主播来说,更是非比寻常的一年。当他们已经站在了一个行业的金字塔尖,他们反而是最焦虑的一群人。
一方面,他们时刻恐惧着流量的下滑,害怕万一有一天不红该怎么办。另一方面,成千上万的关注度又放大了他们的一言一行,让他们如履薄冰。
李佳琦依旧是热搜体质。#李佳琦作为特殊人才落户上海#、#李佳琦+某明星#、#小朱配琦#等词条刷屏网络,时时刻刻彰显着李佳琦的存在感。
热搜之外,李佳琦并不好过。
他一度处于“转型期”。合作3年的小助理付鹏离开了他的直播间,以往两个人互怼的热闹忽然就消散了。李佳琦和新的助播旺旺直播时,甚至迎来了好几次冷场。
而这一切,李佳琦只能自己默默消化、接受、做出改变。
外界也出现了质疑李佳琦的声音。6月初,有媒体质疑李佳琦“掉队了”,李佳琦对此当然是不服气的。他说道:“我们等‘双十一’,总有一些人会看到我们在干什么。”

而薇娅这边也同样少不了质疑。
薇娅在直播时,看到有网友评论指其捐助希望小学等公益行为是为了“博眼球”,忍不住情绪失控,落泪哭泣。
事后,她发文道歉,并表示“我做公益从来不是为了给别人看的,而是我一直以来想要做的事情。”
除了做公益,薇娅还做了很多事情。她成了各大热门综艺如《向往的生活》、《创造营2020》、《跨界歌王》的常客,简直比明星还要忙。

不过繁忙的日程并没有让她的业务能力下滑。4月份,薇娅甚至在直播间里卖了一次火箭,并且最后真的有人确定了这枚原价4500万、直播购买立减500万的火箭的购买意向。
而当万众期待的双11到来,他们俩以最漂亮的成绩,完美反击了那些嘲讽和质疑的人。
双11开启预售那天,午夜的铃声刚刚敲响,尽管不少人已经困到眼睛睁不开,但还是涌入了薇娅和李佳琦的直播间,如同池塘里的鲤鱼抢食般疯狂买买买。
最终,薇娅以37.1亿的销售额占据11月全网直播带货榜单的首位。李佳琦以25.2亿的销售额位列第二。
今年对于他们来说,是个丰收年。
阴影
再闪耀的风口,总有一些阴影。
最开始,是一个商家的吐槽引爆了直播界的风暴。
6月29日,财经作家吴晓波进行了直播首秀。
事后,有商家吐槽道,给吴晓波直播付了60万坑位费,最后成交额不到5万,离原本估计的50万成交额相差数十倍。
还有聊天截图显示,吴晓波直播卖的奶粉仅卖出了15罐,还退了3罐,但坑位费高达60万元。实际成交12罐,平均每罐5万元。

一时之间,吴晓波“翻车”的事情人尽皆知。
无独有偶,也有不少媒体报道了明星直播翻车的事故:小沈阳直播卖酒只卖出去20多瓶,第二天退了16瓶;叶一茜直播时显示观看人数90万,结果200多元一套的茶具,最终卖出了不到2000块钱。

可见,直播带货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繁花似锦。无数人熙熙攘攘挤进去赚钱,然而光鲜的数字背后,隐藏着浮躁和泡沫,造假和欺骗。
有用户被坑得惨叫连连。
2020年10月19日,市场监管总局数据显示,前三季度共接收直播相关投诉举报2.19万件,同比增长高达479.60%。
有商家被骗得血本无归。
某网友吐槽,某商家找主播带货,坑位费8万,抽成25%。当晚该主播帮他卖了40万。于是该商家按照合同给主播付了18万。结果最后40万订单,退款达37万。他不仅没赚,还亏了21万。
刷数据成为业内的潜规则。
央视曾曝光过直播刷单的情况:刷量人员能在1小时内完成新增2万观看量,15万个点赞,并增加15个真人互动。在此期间,直播间不时出现新用户反复提问和评论,真实无比。

刷单人员透露道:“每逢促销节点时,会有很多老客户的业务,工作量很大。”
甚至还有人以身试险,做出了触犯法律的事情。
8月28日下午,女主播廖某在直播间直播的时候,镜头里忽然走进一群便衣民警,将错愕的她带出画面。

原来廖某及其背后的团队,一直在利用“网红主播直播带货”形式对外销售假冒伪劣奢侈品。上海市公安局虹口分局经过2个多月的侦查,终于成功将他们抓获。
坠落
如果说前面所说的事件都只算是直播界的小事故,那么接下来发生的,可以说是直播界的大地震了。
说起快手的辛巴,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
他和他手下的徒弟,一直是快手直播间的中坚力量。今年11月12日凌晨,辛巴家族官方宣称,双十一期间辛巴家族的销售额超过88亿。
然而风光的辛巴家族没想到,一碗燕窝就能让他们成为众矢之的。
最开始,有网友购买了辛巴徒弟“时大漂亮”直播间的燕窝,在网上质疑该燕窝是糖水。
随后,11月19日,职业打假人王海抛出一份检测报告,指出其直播卖出的燕窝,燕窝含量极低、成本不足1元、与“糖水”无异。

一时之间举座哗然。
最终,辛巴团队承认涉事燕窝产品确实存在虚假宣传问题,启动了“退一赔三”的赔付工作,退赔金额达6198.3万元之多。
事情并没有这样结束。快手电商官微发布处罚结果,辛巴个人账号被封停60天。
跟辛巴一样忧虑的还有罗永浩。
他被王海控诉其在直播间销售的一款进口漱口水,用洗牙视频来表现漱口水的效果,涉嫌虚假宣传。

事后,罗永浩团队则称该则涉嫌虚假宣传的视频, 是相关营销号擅自加入罗永浩直播片段的剪辑视频。也就是“与我无关”的意思。
不过罗永浩团队怕是会被王海揭露更大漏洞,竟然先自曝了11月28日直播部分羊毛衫为假货。
网友对罗永浩的行为表示了充分的谅解,然而王海并没有就此放过他。
王海再度发微博,表示:“罗永浩推荐代言的漱口水外包装标示的生产厂家(代工厂)明确回复称——2020年3月以后没有生产过!假洋鬼子坐实。”
看来罗永浩,还要为这事头疼好一阵子了。
而这更加引发了大众的质疑:看似光鲜亮丽的直播带货,背后有多少粗制滥造、假冒伪劣产品?
反思
2020年,直播电商的火爆,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。
疫情催生的宅家经济,让无数人只能靠刷手机解闷。4G的普及,和短视频的高渗透率,让越来越多人能够接触到直播带货这一新事物。
而在平台端,因为流量见顶,红利消失的缘故,越来越多平台开始争夺直播电商这块大蛋糕。
淘宝、京东等电商平台希望通过直播电商提高购买转化率。快手、抖音等内容平台希望通过直播电商将内容进行商业化变现。
它们纷纷入局,将这一市场炒得越来越火热。
此外,各城市和地区也看到了直播对当地经济的推动,纷纷建立直播基地,给这一行业添砖加瓦。
这最终酿成了直播带货的爆炸性风口。

然而随着竞争的愈加激烈,目前的直播带货行业已然乱象丛生。
当消费者对直播带货这一形式感到疲软,当商家越来越觉得直播带货转化效果不如预期,直播电商还能走多远?
也许只有当行业回归冷静,直播电商才能往更加健康有序的方向发展。
商家、MCN机构、主播需要加强对“人、货、场”的精细化管理。有关部门也要加强监管,规范直播电商运行流程,推动直播电商的理性发展。
2020年的直播电商行业,发生了太多的事情。有人暴富,有人倒霉,有人仍在苦苦挣扎。
这一场电商浪潮之下的浮沉,其实最终是由你的一次点击,一次留言,和一次下单决定的。你的动作,决定了整个行业的成王败寇。

而随着2021年的到来,直播电商又会迸发出哪些新的机会呢?只希望新的一年,少点狗血,多点励志。


文章内容转载自:蒋东文频道